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水品牌 >
他们的名字叫寝室长、楼层长、楼长和总楼长!推车声、敲门声带来
作者:admin  日期:2022-04-24 06:11 来源:未知 浏览:

  原标题:他们的名字叫寝室长、楼层长、楼长和总楼长!推车声、敲门声,带来饭菜的香气|同心抗疫,共担风雨

  封控管理期间,根据疫情防控需要,复旦先后在江湾、枫林、邯郸、张江四大校区建立网格化管理体系。按照空间位置和功能属性,划分生活园区和工作园区,实行网格化管理。其中,生活园区实行“总楼长-楼长-楼宇院系负责人-楼层长-院系楼层寝室长”管理,工作园区实行“总楼长-楼长-楼层长-实验室安全负责人”管理。

  网格化管理实施以来,师生们足不出楼,总能吃上热饭热菜,核酸、抗原检测、实验室安全等工作有序进行,各寝室长、楼层长、楼长和总楼长认真负责,一批楼宇院系负责人、实验室安全负责人成为“口碑老师”,展现出主动抗疫的责任与担当。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近四个校区的寝室长、楼层长、楼长和总楼长,看看身边的他们是如何投身抗疫工作的。

  4月17日,早上七点,封控后搬运早餐养成的生物钟准时唤醒了志愿者曹盈。“早饭已经在路上啦”,“收到”,“收到”,楼栋志愿者群内的消息叮咚作响,像往常的每一个清晨一样,楼长高铭远老师通知取餐的消息如约而至。高铭远是法学院分团委书记、专职辅导员,负责16号楼的楼宇管理,联系组建了楼内网格化管理工作队伍。

  为了让同学们尽快吃到热饭,在副楼长袁晓妍、朱震宇、陈予安的牵头下,一至六楼的同学们构建了一条完整的“配餐链”:六个楼层分别成立盒饭志愿者队,确立一位楼层负责人,在大白志愿者将三餐取回宿舍楼下之后,各楼层的盒饭志愿者队来到宿舍楼一楼领取本楼层盒饭并带回进行发放。4月8日起,由于每日运餐工作量大,16号楼还向其他楼各院系男生志愿者请求支援,得到积极响应,完善了大白志愿者与楼层志愿者接力运送的送餐方式。这一合作模式不仅提高三餐配送效率,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志愿者的工作负担。

  15分钟左右,早餐全部发放完毕。但盒饭志愿者的任务还未完成,大家从陈予安手中接过清点过的抗原检测试剂盒,再分发放置在每个宿舍的门口。不做核酸的日子,同学们进行抗原检测。为了落实应测尽测要求,楼层长们会前往各个寝室核实情况,寝室长们也会及时提醒大家拍照结果上传表格,楼长高铭远则会在收齐检测结果照片后,再逐一检查314名楼内人员的抗原检测截图,确保结果均为正常。

  吃过早餐后,曹盈带着电脑来到楼下,今天是她进行楼内值班的日子,从江湾实行“足不出楼”以来,16号楼设置每日楼内值班志愿者,负责维持楼内秩序,及时了解同学需求、做好沟通与传达工作,学习、值班两不误。

  为了维护楼宇卫生,楼长、副楼长及各楼层长一起策划了楼宇公告卫生空间清洁方案,结合楼内同学的自愿行动,最终形成按寝室轮班制度,解决同学的卫生刚需,保证了公共空间干净整洁。

  中午十一点,小拖车的声音再次响起,大白志愿者们迅速集结,“通力合作、安全有序”的三餐配送模式,保证了午餐在20分钟内从国政路门口送到寝室同学手中。盒饭分发完毕后,袁晓妍和陈予安也没有立刻返回寝室,她们总是会在楼下多待十五分钟,确保人人有饭吃,出现意外情况时,也能够及时调配。副楼长袁晓妍是曹盈的班级辅导员,在等待的过程中,会问起曹盈的学习和生活情况,了解同学们的情绪和反响,并在封控以来多次召开班会、生活会,介绍疫情防控政策、安抚同学情绪,鼓励同学们丰富寝室生活、注重心理健康。

  六点左右,同学们已经吃上了热腾腾的晚饭,而随餐发放的苹果,成为当天掉落的惊喜。即使足不出楼,同学们也能感受到来自学校和社会各界的关心。

  傍晚的阳光洒落在推着推车的大白身上。楼长、副楼长站在楼下,嘱托志愿者、楼层长们快回寝室休息。

  2017级公共卫生学院预防医学专业本科生王玉是枫林校区学生公寓西楼楼长。作为一名准人才工程预备队队员,王玉自三月初就在医学学工部的指导下,负责统筹枫林校区的核酸检测的志愿者工作。校园进入封控状态后,她成为一名管理612个寝室的总楼长。

  “我们整个宿舍楼有17层,近1800余人,管理起来难度较大。因此我们发动驻楼辅导员、党员志愿服务队、学生骨干的力量,当天上午便由她们分管承包了不同楼层,初步成立了楼层志愿队的核心组。”

  除了每个楼层的志愿者外,西楼还有一支机动储备力量,她们将食堂运来的早餐进行快速分装,移交至每楼层志愿者,再无接触式分发至各寝室门口。

  “每个饭箱一般大约有三十斤重,这些小姑娘在搬饭的时候,仿佛都能化身‘大力士’一般,从来没喊过累。”在王玉看来,这一栋小小的西楼中,每一位志愿者女孩都像一颗颗闪着光芒与热情的螺丝钉,共同维护着学生公寓西楼的有序平安。

  2021级基础医学院病原生物学系硕士生沙一鸥则在枫林校区负责宿舍楼宇的总体统筹和志愿者的管理工作。“从准封闭管理到封闭管理期间,我一直工作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线。疫情防控是学校工作的重中之重,作为一名学生,我应当配合学校的工作;作为一名中共党员,学校人才工程队员,我更应当有为他人服务的意识,为学校献力的觉悟。学校需要的时候,就必须顶上。”

  清晨7点左右,邯郸校区东区18号宿舍楼走廊里,已出现楼层长和楼层志愿者们辛勤工作的身影。

  “早餐2份,午餐2份,晚餐2份。”另一间寝室门上贴着便利贴,上面注明了所需餐饭数量,还画着可爱的猫猫表情:“志愿者同学辛苦啦。”

  类似这样的温暖线位同学的微信群里看见。当陈灏奕发布关于核酸检测、送饭时间等通知,或者回复同学们的问题,他们都会说“谢谢”、“辛苦了”。

  同学们的暖心话语与积极配合,辅导员的信任与支持,总能“治愈”陈灏奕和志愿者们每天频繁敲寝室门的手腕酸痛。他们每天统筹并做好日常送餐、送物资及核酸检测、抗原检测相关工作,让楼层的108名同学舒心、放心。

  2021级公共卫生学院本科生王孟霆是东区13号楼2层的楼层志愿者。在为同学们送三餐和抗原试剂盒的时候,王孟霆发现每位寝室内的同学都比较热情,总是向志愿者们致谢。他们也互帮互助,互相“搭把手”。“同住一个楼层,特殊时期让大家拉近了距离,关系变得更加亲近了。”

  王孟霆是班级的团支书、班委,“作为一名复旦学生,在有需要的时候,就应该毫不犹豫地说‘我报名’,穿上志愿者马甲,或是穿上防护服。而我选择担任楼层志愿者,也是希望作一些力所能及的贡献。”

  在南区11号楼,2019级经济学院本科生高岚金天担任楼宇志愿者以及楼层负责人。作为一名预备党员,高岚金天第一时间报名了楼宇志愿者。

  一天,高岚金天与志愿者们分发午餐时,发现盒饭数量缺少了几份,一个寝室没有分到午餐。当他们在楼群里问情况时,有同学主动表示愿意贡献出自己储备的泡面和干粮,住楼辅导员也第一时间联系送餐人员补足了空缺。

  在“松花江路2500号4号楼业主群”里,南区同学们纷纷对志愿者、后勤人员、学校老师等表示感谢;在“松花江路2500号4号楼居委会群”里,同学们的诉求则被及时搜集整理,商讨解决方案。这是2021级计算机学院辅导员、南区4号楼住楼辅导员及总负责人廖恒,为南区4号楼同学和楼内服务中坚力量建立的微信群,网格化管理期间建立起的“寝室长-楼层长-院系楼长-总楼长/住楼辅导员”四级联动机制正在发挥作用。

  在这个特殊时期,廖恒惊喜地看到楼内学生的成长。一天早上,廖恒因疲惫未能及时起床,楼长、楼层长等楼内学生骨干早已自行组织协调好楼内餐食和抗原试剂盒发放。在廖恒因其他紧急事务,无法现场组织协调核酸采样时,材料科学系楼长庄业照主动承担了协调工作。

  “为了更好联系寝室楼内的各项事务,需要设置楼长,院系老师们很信任你,你愿意吗?”

  王常悦成为张江校区高科苑8号楼乙单元的楼长,负责招募各楼层的楼层长和志愿者,统计同学们的用餐需求,进行三餐配送,协调开展核酸检测和抗原检测,制定每个楼层打水、倒垃圾时间表,及时解决同学们的突发问题等。

  “每天早晨,楼层长和志愿者们都很早起床,准时地从我这里领取各楼层的早饭,并分发给同学们。楼里的同学们也都配合,按照时间表打水和倒垃圾,坚决遵守楼内规定,不串门、不聚集。”

  4月6日,正处于毕业季的王常悦,因压力较大,加之身体有些不适,发了一个朋友圈说:“真想好好休息一下”。

  没想到,来自整栋楼的关心瞬间向她涌来。有同学说,代表楼层内的同学们感谢常悦的付出;也有同学主动提出愿意帮常悦分担一部分工作。

  “清晨即起,配发早餐,直到晚间发送完最后一份通知、文档,我才安然入梦,也为第二天的继续奋战做好准备。”这是2018级药学院本科生侯东岳自担任张江校区高科苑1号楼楼长以来的生活状态。

  他与楼层长、志愿者们一同探索实践搭建起一套高效的物资配送体系,并在用餐需求统计、抗原检测、核酸检测等事项中建立起多级负责制,实现快速全面的信息传达,协助老师做好其他保障工作。

  总楼长的统筹管理,楼长、楼层长的协调分工,寝室长、志愿者的辛勤付出,老师、辅导员的榜样力量,楼内同学的自助互助……正是每一个“你”的努力,让每一天都向阳而生。

上一篇:2022-2025年中国PPT配件产业研究报告
下一篇:他们的名字叫寝室长、楼层长、楼长和总楼长!推车声、敲门声带来